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虚拟3D服装来袭||时尚无性别、甚至都可以不是人!(无性别风)

发布时间:2020-01-31相关聚合阅读:无性 别风 甚至 服装 时尚

原标题:虚拟3D服装来袭 || 时尚无性别、甚至都可以不是人!(无性别风)

今日份关键词

[服装设计素材 | 去性别化]

当挪威零售店铺 CARLINGS

联手 3D 设计师 Perl 打造 “数字系列” 服饰时,

引起了时尚界褒贬不一的激烈讨论。

零售商Carlings虚拟服饰购买使用展示

无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虚拟世界,现今社会对男女的外表仪容分外严格苛刻:社交平台的日常分享照片都经过精心的修饰而释出,甚至演变成为照片而活的人生,凡事都要精修图;而另一边的网络游戏玩家也同样注重游戏角色的外型,也愿意花费真金白银购买不存在的服饰。

零售商Carlings率先推出19件没有性别、没有尺寸的虚拟服饰,售价欧元10至30不等,消费者只要提供照片及所购买虚拟时装,Carlings便会为顾客制造立体服饰,让消费者能够成功「穿着」。这个概念看似怪异而不太现实,但事实上这品牌的虚拟服饰仅在一个星期内便售罄...售罄...售罄...售罄!

CARLINGS “数字系列”,是只存活在数位世界里面的衣服,它可以被穿在照片里你本人的身上。更直白来说,数码服装就是只要你提供自己的形象照片,3D 设计师就可以进行幕后操作,让你得到一张 “换装照” 的服务。

现实世界里的看到的样子

虚拟服饰在商城上的展示:

Cat Taylor 亦尝试将 Off-White 2018 秋冬系列的服装挪移

至三维建模的空间

instagram上穿上虚拟服饰买家秀:

Carlings其他的虚拟服饰一起来看看,有没有get到你的购买欲望?

虚拟技术从游戏到社交平台,延伸至实体门店的体验,的确为时装产业带来无比的便利及市场潜力,某程度上更加深了消费者的购物意欲。

科幻电影中的高科技设备并非天荒夜谈,而时装产业纷纷加入虚拟实境的元素,就好像 Gucci及 Nike都具备虚拟实境的功能,让消费者都可以虚拟场景中试穿服饰及鞋履。

属于未来的时尚:“数字化虚拟时装”

提起 “数码服装”,你可能最先会联想到游戏皮肤或者 “复古” 的 QQ 秀。其性质确实有点像。但有所区别的是,数码服饰的创作者会根据真实的照片为顾客 “量身定制”,而这个步骤所需的资金成本和耗时甚至比制作真正的奢侈品服装还要多。

比如,设计出 “Iridescence”的数码时装设计公司 The Fabricant 正是数码时尚领域的先行者。 The Fabricant 的设计都在探究着一个问题:“人类 x 计算机” 的设计极限究竟是什么样子?

The Fabricant 设计的数码时装作品(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

The Fabricant 尝试各种材料,以创造超真实的 3D 视觉效果(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

数码时装的制作过程(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

(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

当今 3D 技术所创造的服装的观感已与真实服装无异。而数字化的强项在于可以灵活制造出任何想象中的效果。数字环境能超越物理定律,幻化出 “不可能” 的微距镜头、相机移动和照明场景。

此外,数码服饰可以超脱于物理定律的束缚,达到一些不同于常规的服饰展示效果,能够进行运动形态的展示是这一技术的重要应用。比如,大家所熟悉的时装零售商 I.T 就曾委托 The Fabricant 将 “时尚的数字化” 作为其 30 周年庆典的一部分。以数字形式展示了 30 周年纪念系列的型录。

不仅如此,I.T 也曾举办过一个没有实体服装、只展示 The Fabricant 制作的数字影像 Pop-Up 商店,并通过应用程序获取订单,以求通过 3D 技术获得更好的推广和展示效果。

不展示真正服装的商店(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

在阿姆斯特丹时装设计学院的院长Peter Lefenrink的邀请下,视觉创意组合P?nar&Viola联手服装 设计师Amber Jae Slooten,以及秀导Kim Vos、擅长3D技术领域的艺术家3D艺术家Roxanne Gatt,模特Nelle Swan等人一同创作并于近日举办的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上展出了一场由全息影像技术构成的时装秀。

这场秀所使用的全息投影技术根据在19世纪流行起来的佩珀尔幻象(Pepper’s Ghost)为基础,由Amber Jae Slooten设计的时装在前期完成了电脑3D建模;Pinar&Viola与秀导Kim Vos共同设计了模特Nelle Swan的表演动作,并对其进行了动作捕捉;3D艺术家Roxanne Gatt则负责整场秀的动画特效。时装秀开始前,Nelle Swan身穿裸色紧身衣,站在一块45度角倾斜的透明屏幕后方,而她身上所展示的新装,全部都由全息投影技术“制成“,而那些在空中飘动的“无头新装”所做的各种表演,正是来自之前捕捉的Nelle Swan的真实动作。

这有点像Lady Gaga在年初携手英特尔在格莱美上对David Bowie进行致敬表演的戏码,通过后者的RealSense实感技术和脸部3D投影技术,Lady Gaga在表演开场时完成了一组炫目的变妆秀。而P?nar&Viola联袂Amber Jae Slooten的这场时装秀虽然没有前者的阵仗强大,但效果如出一辙。此外,由于此类技术目前还无法做到和被投影者的动作、表情无缝实时调整,所以无论是Lady Gaga的致敬表演还是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上的这场全息投影秀,观者都能看到明显的错位现象——当然,后者的错位显得更尴尬些:模特Nelle Swan的脖子经常淹没在“衣服”中,要不就是半个身子“露”了出来。

至于在衣服上出现的漫画风格的眼睛和嘴巴,则是用来诠释“万物有灵论”的概念,Pinar&Viola对此解释说:“我们相信,人们之所以以错误方式对待衣服的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感觉到与这些物品与我们的生命有任何关联。这也是创作如此一场时装秀的初衷,把衣服的灵魂以可视化方式呈现,从而告诉世人,应该要像对待挚友一样对待他们的衣服。此外,虚拟时装秀可以启发其他人去节省资源、时间、空间、并保护生态系统。借助这场秀,我们希望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这个技术对时装行业、以及地球的未来发展都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在此项目前,Pinar&Viola曾为宜家家居、时装品牌Koche、《彭博商业周刊》等设计限量系列、插画等,并为Dazed网站定期撰写关于艺术、设计方面的专栏。

服装设计师Slooten则说:“我不想做现实生活中的时装,那些衣服只能沦为衣柜中的旧物,或许有些会被用来为杂志拍片,但仅此而已。如今,我们都有着虚拟身份,但却被隐藏在屏幕之后。那么为什么不让大家都看得见呢?我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我感兴趣的是人类的身体,以及我们穿着衣服的方式。所以无论是虚拟布料、火焰、头发,还是其他虚拟实体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虚拟世界有着如此多的素材,这些素材在真实生活或许很难被利用,但却会成为时装界的目标”。

这场充满实验性质的时装秀虽然精神可嘉,但实际成效是否能有其创作者所说的那样深远?从Alexander McQueen 2006秋冬女装秀上的Kate Moss鬼魅投影、以全息投影技术闻名的Musion为Burberry打造的全息投影时装秀、想要利用VR虚拟技术打造未来零售环境的众多品牌和企业,到如今这场全息投影技术时装秀,依靠这些炫目科技宣称要改变时装业的豪言壮语放话已不是一日两日,但纵观整个发展,似乎娱乐化的体验远胜过于本质性的改革。毕竟,无论如何推销,最终让顾客为之心动的绝大多数原因,仍存在于时装本身。

从制作、生产角度考虑,全息投影技术或许能对设计初步环节有所帮助,但考虑到3D实时渲染的难题和花费,恐怕又难以发挥实际作用。此外,面料对于时装设计、制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虚拟影像很难完全将其替代。从这个角度来说,P?nar&Viola联袂Amber Jae Slooten的这场全息投影秀,只能说是时装界又一次对科技的表面化利用——或者说好听点,又一次尝试。

但是 目前就小编深入调查已经有一种技术可以将面料的质感完全的体现在3D走秀中,并且真实的投入使用中,深圳市格林兄弟推出的3D虚拟仿真设计软件已经成功的将走秀与虚拟结合起来。以下是该3D软件制作的服装大秀,并已经投入的现实中使用,在整个视频展示中无乱是细节还是整体都充分的展示了科技的强大

为什么要穿数码服装?

由 Carlings 公司制作的数码服装(图片来源:i-D )

即使数码服装已看似与真实服装无异,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穿着这种 “一次性服务” 呢?事实上,当你在 Instagram 这样的社交平台搜索标签 “#ootd”,会发现超过 2.19 亿展示穿搭的帖子。这些图片中的很多衣服在拍过照后便被放置到衣橱里最不显眼的角落。

就如知名咨询机构 Virtue Nordic 的创意总监 Morten Grubak 所说:“在过去十年中,时尚已从街头转向社交媒体”。像 Instagram 这样的平台好似一个虚拟跑道,无数的人在上面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 所以,如果你购买一件新衣只是为了拍照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话,那么买一件真实的衣服似乎就不是很有必要了。数码服装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此外,现实生活中的衣服都有形状和大小限制。有些品牌往往只适用于某些类别的人,比如只适合纤细的身材。而在数字服装领域就不会有这样的困扰。 数字技术没有尺寸限制,这让特殊身材的顾客可以更自由地追求时尚潮流。

无性别时尚

“无性别风”正在卷席整个时尚圈,

它主张将性别因素混淆或者剔除掉,

通过服装自身强大的表现力,

表达出设计师的主张。

什么是“无性别风”呢?

就是俗称的“中性风” 男女通吃,

打破常规和丢掉传统的柔美元素,

丢掉繁琐的穿衣花样,采用 精简的轮廓,

让穿搭变成了酷酷风格,

她们有着自己的主张与态度,

对时尚秉持着自己的看法,

时髦之中带着一些英气和硬汉style!

随着消费主体的年轻化,

面对追求个性的新时代年轻人,

“无性别”设计理念更受他们欢迎,

这些人不在意所谓的标签和界限,

“高冷” 是它的代名词,

“感性”是它的灵魂!

Gucci 2019

"性感"先生

邹家华(Ka Wa Key Chow)的设计融合了 东西方服饰文化传统纺织工艺与最新科技,模糊了性别界线。

他提倡 性别多元化,希望能够放大男性内心深度的 脆弱、敏感,用层次复杂的纹理和柔和的色调将其内心的多元可视化,透过他的设计,能感受到男性身上的感性柔和之美。

Thom Browne | Womenswear SPRING 2020

本季的Thom Browne女装依然以男女性别的对话为主线,借助高耸的头发与醒目的粉红色腮红,打造仿18世纪的复古轮廓,传统的紧身胸衣也被融入设计。

但下半身的裙摆和裤腿却颠覆传统服装形态,也不拘泥于传统对性别认知的规则,被高高撑起的裙摆下,露出的是类似男性平角裤的服装。

Thom Browne | MENSWEAR SPRING 2020

设计师以体育赛事服装作为男装设计的基础,模糊性别的概念,大胆融入女性服装元素,紧身的胸衣、大的裙摆、泡泡纱、流苏、绣花……

这种反传统的设计刺激着人们的视觉神经,同时又因为设计植根于体育运动,优雅而不失男性的气质。

愈发模糊的性别界限

Raf Simons将先锋摄影师Robert Mapplethorpe的黑白摄影作品印在衬衫上,并运用Robert的那些色情,同性题材的作品印花、chocker、紧身裤,宽大的衬衫等元素隐晦地展现了一丝色情的意味。

设计师Stefano Pilati的个人品牌Random Identities的最新lookbook,无疑也运用了性别模糊,色情,同性的元素,以此来向Robert Mapplethorpe致敬。

去性别化男装

荷叶边,羽毛,绸带,亮片,花边……Palomo Spain使用这些元素,激发出潜藏在男孩体内的女性气质。

这种雌雄莫辨的优雅气质也成了品牌的标志性特征。

性别界限

在近几年各大时装周的设计师们都在努力拓宽性别界限的情况下,有越来越多的穿着不再"男性化"的人出现。

Timo的设计里充满了对男性和男性化这两个主题的探究和思考。其中存在着传统男装和围绕着男性的"野蛮文化"这两个看似无关的元素。

Timo的灵感来自于性别界限,男性主导社会,和男性野蛮文化。除此之外,Larry Clark和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给他很大的影响。

Larry和Wolfgang的作品中对"性"的毫不掩饰。所以在看Timo的一些作品的时候也能发现这些直白表达的痕迹。

(部分图片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